切換城市
4000-119-388 注冊 登錄
登錄 注冊

使用微信,掃描二維碼登錄

使用其他賬號登錄

忘記密碼

輸入圖形碼

取消
關注二維碼
  • 深科信手機版

    深科信手機版

  • 深科信官方微信

    深科信官方微信

  • 深科信官方微博

    深科信官方微博

申請免費項目登記評估

取消

當前位置:政策資訊 > 企業課堂 > 雷軍:風中跳舞的“豬”

雷軍:風中跳舞的“豬”

時間:2019-11-13 10:32 瀏覽:260

  1969年,雷軍出生在漢水之濱的湖北沔陽縣(后改名為仙桃市)一個小村莊,這里離最近的鎮子有15里路。

  雷軍的爸爸師范學校畢業,在村里已經是高級知識分子,更有一份令人羨慕的職業:在縣城當老師。

  雷軍從小乖巧懂事,在所有互聯網大佬中,他的小時候最沒東西可寫。因為他既不調皮,又不打架。用雷軍自己的話說,是“生在紅旗下,長在紅旗下,從小就是好孩子,根正苗紅。”

  唯一一個被所有寫他童年時期的文章和書籍反復引用的故事,是他為了幫助夜間勞作的媽媽,用干電池和小燈泡自制了一盞電燈。據說那是他們村歷史上第一盞電燈。

  9歲時,雷軍到了縣城讀書。雖然是從村里來的插班生,但他在縣城的學校依然名列前茅,小學升初中時,他考了學校第二名。

  ——這個第二名,可能預示著雷軍日后的命運:他畢生都在追求第一,但是永遠沒能如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雷軍小時候得的大紅花,一直到他成年以后,媽媽還保留著。父母對榮譽的這種看重,可能是雷軍日后很多行為的一個深層次心理驅動因素。

  初中考高中時,雷軍是第三名。這個成績讓他進入了沔陽最好的高中,沔陽中學(后改名為仙桃中學)。

  讀中學的雷軍,是一個典型的文藝小青年,喜歡看《小說月報》,愛吟誦李后主的詞(這點和周鴻祎一樣),還是圍棋高手。

  高考時,雷軍仍然沒能拿到第一,他是年級第十名。不過鑒于那年他們學校有17人考上清華北大,年級第十的成績,已經是非常厲害了。

  也許是因為自信心不夠,一貫追求老穩的雷軍沒敢報清華北大,而是選擇了離家90公里遠的武漢大學。讓雷軍郁悶的是,他高二的同桌榮升北大,高三的同桌榮升清華,他的學校盡管不錯,但和同桌相比就黯然失色。

  由于有一個好朋友報了中科大的計算機系,在朋友的影響下,雷軍也報了計算機專業。

  多年以后,雷軍還清楚記得,入學第一年,他在武漢大學87級計算機系一百多人的班上,成績是24名。

  危機感很重的雷軍,入學第一天就去上晚自習,就為了證明自己也是很優秀的。

  他本來有午睡的習慣,看到有同學中午不休息堅持學習,他也把自己午休的習慣給改了,免得落后于人。

  他最喜歡的一門課是“數學邏輯”,不是因為好玩,而是因為老師喜歡提問,而且問的問題雷軍都會,可以滿足他的虛榮心。

  那時的雷軍雖然很努力地學習,但是卻沒有什么方向感,只是憑一股爭強好勝之氣在支撐。

  但是很快,他就找到了自己一生所愛。

  有一天,雷軍在圖書館看到一本名為《硅谷之火》的書。這本書描寫了喬布斯等美國互聯網企業家的創業故事,在雷軍的心里點燃了熊熊之火。

  雷軍看完書以后,熱血沸騰,在武大的操場上,他激動地走了一圈又一圈,心情久久不能平復。

  每一位成功人士,都會在成功以后為自己找一個“關鍵頓悟時刻”,以供日后吹噓。雷軍日后將無數次提起的他的頓悟時刻,就是在操場遛彎的此刻。據雷軍說,從那一刻起,他心里就有了一個夢想:要像喬布斯那樣,建立一個偉大的公司。

  恰好那時武漢大學在全國高校中率先推出了學分制,學生可以自由選擇課程,修滿學分即可。雷軍為了早日實現開公司夢想,就做了一個決定:要在兩年內上完所有課程,修滿學分,用剩下兩年時間搞社會實踐。

  要把本來四年的課程壓縮到兩年完成,難度可想而知。雷軍對所有的課做了規劃,哪些課要認真聽,哪些課聽個頭尾就行了。由于很多課都要逃,雷軍想方設法和老師搞好關系,避免老師給自己掛科。

  很多老師聽說了雷軍的計劃,對他也抱以寬容的態度。

  雷軍日后回憶,還好武大比較寬松,如果是在隔壁某大學(這是吐槽華中科技大學),考勤很嚴格,他這一套是絕對行不通的。

  就這樣,雷軍用兩年時間上完了四年的課,連畢業設計都做完了。盡管學習的時間只有同學們的一半,他的最后成績還是達到了全班第六名。

  這個成績已經很不錯了,不過不知道在雷軍心里,會不會仍在偷偷惋惜沒有做到第一?

  不過,他雖然自己不是第一,卻把一個常考第一的同學征服了。以漢陽一中狀元身份進來的武漢美女張彤,成為雷軍的初戀女友,再后來成為他的妻子和他兩個女兒的母親。

  大二那年,還有一個很厲害的同學從物理系轉學過來,他的名字叫陳一舟。不過他倆只同班了半年多,陳一舟家庭移民到美國,他也轉學到美國特拉華大學去了,后來又在麻省理工拿了碩士,創辦了Chinaren、千橡、并把人人網做上市。多年以后,他們共同的老鄉周鴻祎評價說,湖北第一聰明當屬陳一舟,雷軍第二——雷軍仍然不是第一。

  從大二開始,雷軍就一腳踩著象牙塔,一腳踏入社會。他一有閑暇,就騎著單車到武漢的“電子一條街”廣埠屯去逛,幫人裝系統、修電腦和編程序。雷軍做事很大氣,也不和人談報酬,對方給多少就是多少,不給也行。很快,整條街都知道有個武漢大學的高材生,技術不錯,人品很好。

  當時,廣埠屯還有另一位名人,名叫王全國。王全國是武漢測繪科技大學的計算機老師,也是電子一條街響當當的技術專家。由于那時沒有互聯網,大家的軟件都是存在軟盤里互相換來換去的。王全國和雷軍就通過互換軟件而認識了,那是1989年的2月。

  不久,王全國接了一個活,幫人開發軟件加密程序,他找了雷軍幫忙。

  雷軍和王全國倆人利用暑假的時間,用兩個星期搞定了這款名為“黃玫瑰小組”的硬盤加密軟件。這是雷軍的第一個成名產品,后來在市場上很火爆。

  這年底,雷軍又和同學馮志宏開發了另一個軟件:“免疫90”。這是一款殺毒軟件。他們通過賣這款軟件賺了幾千塊錢,在那時可是一大筆錢。不過,更重要的是,軟件獲得了湖北省大學生科技成果一等獎。雷軍還把研究病毒的心得寫成文章投稿,在《計算機世界》等流行刊物和《計算機研究與發展》等學術刊物發表了文章,讓他成為有一定知名度的反病毒專家。

  為此,湖北省公安廳還特地邀請雷軍去上反病毒的課。不過,這次上課讓雷軍丟了大臉。課程原本是一小時,雷軍也做了精心準備,但沒想到,他準備的講稿只用了15分鐘就講完了,無奈之下,雷軍只好把稿子又從頭到尾念了一遍,這讓雷軍無比尷尬。

  從此以后,雷軍苦練演講技術,日后成為了程序員里面極為少見的演講高手。

  除此外,雷軍還把自己學習編程的方法總結下來,結果被老師看中了,他的編程筆記被編進書里,成為下一屆的教材。

  雷軍對編程是真心熱愛。當時的計算機很珍貴,數量很少,為了能得到上機的機會,雷軍幫老師干很多活,這樣老師為了他用電腦方便,會把機房的鑰匙留給他,多的時候他手里同時拿著3個機房的鑰匙。武漢的冬天寒風凜冽,雷軍冒著嚴寒廢寢忘食地編程,每每弄得雙手雙腳都長滿了凍瘡,卻依然樂此不疲。

  那時的雷軍,認為程序員是世界上最好的職業,他一輩子都會做著編程這件有意思的事情。

  大四那年,雷軍和王全國及王全國的兩個朋友,以每人占股25%的形式,共同成立了三色公司,他們租下了珞瑜飯店103飯,白天跑市場,晚上搞開發。

  開張不久就有了第一單生意,賺了4千塊錢,公司的啟動資金有了,他們就開始了擴張,員工最多時,有14個人。

  三色公司一開始沒有明確的商業模式,買過電腦、搞過印刷,最后他們決定仿造漢卡。

  漢卡是當時市場上剛剛興起不久的一種計算機擴展卡,是在計算機上使用漢字系統的輔助工具。當年的名人史玉柱就是依靠漢卡起家,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從一無所有成為百萬富翁。

  很快,三色公司的漢卡就開發出來了,市場前景很廣闊,三個創始人也信心滿滿。

  可是,很快他們的漢卡就被人破解仿造了。三色漢卡賣800塊一套,別人只要200塊,而由于三色本來也是仿造金山漢卡,沒有版權,連告狀都無門。

  而此時,團隊還常常因為誰該當董事長、誰該當總經理而牽扯不清,經常發生內斗。雷軍當時還在學校讀書,每每被王全國和李儒雄從自習室拉出來開會。公司領導層每兩個月就換一次,讓人身心俱疲。

  三色公司很快陷入困頓。這時又不小心燒掉了一臺價值幾萬塊的彩色打印機,大家一下子連飯都吃不上了。只好派人去和學校食堂大師傅打麻將,贏飯票菜票來維持生活。

  后來,他們實在支撐不下去了,只好把隊伍解散,分了行李,你回你的水簾洞,我回我的高老莊。

  公司停辦的第二天,雷軍走在武漢大學櫻花路上,陽光明媚,他覺得“生活是如何的美好,真輕松啊!夢魘般的日子過去了,迎來的是新的生活。”(見劉韌公眾號《雷軍留名》,1997年首發于《中國計算機報》,作者劉韌)

  1991年,雷軍大學畢業,以他當時的能力和名氣,去國內任何一家計算機公司都很容易,但他又不想去聯想、方正這樣的大企業,認為在大公司已經沒有他的機會了。不過,他遵從父母意愿,沒有繼續創業折騰,而是進入了航天系統的一個研究所,到了北京工作。

  工作之余,雷軍還兼職幫人做一些“私活”。超想公司的周志農、用友公司的蘇啟強,都是他的客戶。

  由于白天還要工作,這些活只能晚上干,除去生活、休息時間,雷軍每周只有20個小時可供自由支配。他把每天的時間按照半小時來分割。如果哪半個小時沒有干活,就會覺得很慚愧。

  這種利用時間的方式甚至已經成了雷軍的心魔。很多和他接觸過的人都提到,雷軍不能忍受手里沒活的狀態。哪怕是和人聊天,他的手都要找點活干,實在找不到活了,他甚至會把一邊聊天一邊把餐巾紙撕成細條,或者把牙簽折成一段一段。

  雷軍不光自己這樣做,還特別瞧不起浪費時間的人,覺得他們沒出息,尤其討厭員工在公司“摸魚”,認為這些人其實是自己蒙自己。

  后來管理團隊時,雷軍覺得國慶和春節七天長假太浪費了,于是規定只放假三天。一直到后來王川教了他滑雪,每次滑雪要七八天才能回來,員工們才歡呼雀躍,終于可以過個完整的黃金周了。

  1991年11月,雷軍在一個行業展會上遇到了當時程序員行業的“大神”求伯君。

  求伯君是一代傳奇,他20歲畢業于國防科技大學,后來為了追求愛情,放棄了鐵飯碗,輾轉加入香港金山公司,憑一己之力寫出WPS。這是第一款漢字的文字處理系統,一出世就震驚了中國計算機界,很快占領了中國90%以上的市場,求伯君也被譽為“中國第一程序員”。

  在倆人初見時,求伯君名片上印著“香港金山副總裁”,身穿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,風度翩翩,光彩照人,雷軍第一眼就為之傾倒。

  后來他回憶:“我當時真是有些被震撼了,我當時覺得那就是成功的象征”。(見《雷軍留名》,1997年首發于《中國計算機報》,作者劉韌,現存微信公眾號“劉韌”)

  當時,求伯君也在為金山公司招攬人才,他早就已經聽說過雷軍的名字。這次見面不久后,求伯君在北大南門的長征飯店請雷軍吃飯,正式向雷軍發出邀請。

  雷軍沒有馬上答應。他做事從來都是以穩重著稱。要放棄當時研究所的鐵飯碗,加入一家小公司,需要一定的勇氣。求伯君讓他好好想想,第二天到燕山飯店碰面時再回答。

  雷軍思前想后,整晚無眠。最后,他還是希望成為第二個求伯君。他認為,金山能成就一個求伯君,就能成就第二個、第三個。于是,雷軍下定了決心,第二天就回復求伯君說,我加入金山。

  這一年,雷軍22歲。

  到了金山之后才發現,這是一家比當年的三色公司還要小的公司,連求伯君在內只有5個人,雷軍是第6號員工。而雷軍加盟時,他連工資待遇都沒有和求伯君談過。最后,公司給他開的工資是2000多一個月。

  雷軍加入金山后,把原來三色公司一同創業的王全國和李儒雄都拉了進來。為了拉攏這兩位哥們,求伯君還親自飛到武漢去游說。

  在武漢麗江飯店,求伯君、雷軍、王全國、李儒雄四人打牌、聊天到深夜。然后雷軍和王全國打地鋪,求伯君和李儒雄睡床,暢聊通宵。

  后來,王全國和李儒雄都放棄鐵飯碗加入了金山。李儒雄在一年以后離開,而王全國則在金山一直待了20多年,到2019年的今天,仍未離開。

  除了王全國和李儒雄以外,雷軍還招了一批精英人才,招聘口號是“求伯君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。”

  金山公司本來在珠海辦公,但雷軍嫌珠海的節奏太慢、生活太安逸,就成立了金山北京分公司,他帶領技術團隊在北京辦公。

  雷軍團隊負責開發的產品是一套中文辦公軟件,包括操作系統、文字處理系統、數據處理系統等的組合。雷軍認為自己做的是一件開天辟地的事情,因此將產品命名為“盤古”。

  雷軍帶著眾人沒日沒夜地開發,每天幾乎只睡四五個小時。給自己掙下一個“中關村勞模”的美名,后來這個稱呼將伴隨他一生。

  盡管日子非常苦,但雷軍卻非常充實。當程序員本來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工作,他每天沉浸在程序的世界里,無比地快樂。

  雖然雷軍自己寫程序的水平很高,但他最佩服的卻是團隊里一個叫陳波的程序員,因為他寫程序時沒有任何雜念,連水都不喝,女朋友電話都不接,似乎天生就是為程序而生。

  而最讓雷軍得意的事情是,盡管日子這么苦,但在開發盤古期間,他招來的人,一個都沒有離開。大家卯足了勁,要干成這件大事,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經過3年嘔心瀝血的研發,終于混沌初開,“盤古”降生了。

  對雷軍和金山而言,這都是一個劃時代的時刻。雷軍付出了自己青春最寶貴的3年,并且給自己親手招來的團隊成員畫了一張張美妙的大餅,他絕對不能失敗。而金山公司也前后投入了200多萬,在90年代初期,這可是一筆巨款。

  但是,現實給雷軍狠狠地打了一悶棍。

  盤古問世整整半年,金山花了大力氣推廣,最后賣掉了——2000套!

  這個數字簡直是對雷軍和金山莫大的羞辱。

  雷軍的團隊里,一些程序員感到了理想的幻滅,失望離開。剩下來的人也一下子失去了方向,每天無所事事。

  由于主力產品的失敗,金山公司也一度瀕臨倒閉,人員由巔峰時的200多人減少到20多人,甚至一度連工資都快發不出,求伯君只好賣掉房子救急。

  雷軍也陷入了挫頓。他有時去蹦迪,希望一身大汗能讓自己忘掉一切;有時去跑5公里,在無人的地方對著天空大喊“我是最棒的”;有時又坐在客廳抽著煙沉思,想搞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錯了,每每第二天醒來,發現自己在沙發上睡了一夜。

  對雷軍而言,除了產品失敗的打擊,他還要多兩重痛苦:第一,他是團隊的負責人,最后的失敗,他要負主要責任;第二,團隊的人都是他招來,很多人都是放棄了鐵飯碗來追隨他的,他也給大家描繪了美好的藍圖,最后卻一敗涂地,辜負了大家的期望。

  雷軍說:“那年,我失去了理想。”

  這是1996年,雷軍27歲。

  4月,雷軍引咎辭職,離開了金山。

  求伯君知道盤古的失敗“非戰之罪”,他仍然賞識雷軍,希望挽留之。但也清楚雷軍面臨的壓力,于是同意雷軍暫時離開公司,但是把辭職改為了休假6個月。

  這6個月,是雷軍生命中第二個重要頓悟時刻。他對盤古的失敗做了深入的反思。

  雷軍認為,盤古的失敗,不是因為自己和團隊不夠努力,也不是因為產品不好,而是因為他們對用戶的需求把握不足。

  那時,雷軍還是技術為王的思路,覺得我只要做出了好東西,消費者自然會喜歡,而沒有去研究用戶到底需要什么。

  他跑到中關村去站柜臺,去向成功人士請教做市場的方法。從天匯總經理沈江和英漢通總經理杜紅超那里,雷軍學到了,一定要牢牢抓住用戶,用戶需要什么就做什么,而不是靠拍腦袋自己想。

  他還研究起毛澤東思想,提出了“打持久戰”和“以戰養戰”的金山發展思路。

  6個月后,雷軍滿血復活,重新回到金山。

  他不再追求開天辟地式的平臺級軟件,而是從小軟件做起,把公司原有的賣得挺好的金山影霸繼續做好,并開發了“中關村啟示錄”、“劍俠奇緣”、“金山詞霸”、“電腦入門”等小軟件。

  其中,金山詞霸的開發很體現雷軍風格。他是在和用友副總裁蘇啟強的聊天中得到啟發。當時,蘇啟強建議雷軍花60萬買下一款名為“譯林”的翻譯軟件,雷軍看了看,覺得自己完全可以開發,就沒有買,而是自己搞了一個,就是“金山詞霸”,結果大獲成功,成為金山公司繼WPS之后第二個主導型產品。

  但這種模式也使金山喪失了一些機會。開發金山詞霸不久后,雷軍有機會15萬元收購一款郵箱軟件,但后來他們也是覺得可以自己開發,就放棄了。后來,該軟件的開發者和軟件一起被騰訊幾千萬收購,再過若干年,那位名叫張小龍的開發者做出了一款新產品,名曰“微信”。張小龍也因微信而封神,被稱為中國第一產品經理。此是后話。

  1997年,金山調整了戰略,慢慢又發展起來。第二年,聯想注資450萬美元,成為金山大股東。求伯君提議雷軍擔任新的金山公司總經理。雷軍沒有同意,因為他只想當程序員。

  但是,他們找了好幾個候選人,卻都不合適。雷軍只好先兼著總經理的職位,邊走邊看。雷軍爸爸在報紙上看到他擔任總經理的消息,還專門打電話過來,說總經理就是萬金油,看起來光鮮,其實啥都不會,你還是干技術靠譜。

  雷軍心情很沉重,白天當總經理,晚上繼續寫程序,從內心深處,他還是更喜歡夜晚的角色。

  出于對程序的熱愛,雷軍把自己從大學時候起寫的代碼,就都存在一個硬盤里。存了將近十年,已經成了一個寶庫。

  結果,一位新來的同事,不小心把雷軍的電腦給格式化了,連備份硬盤都格式得一干二凈,雷軍所有過去的心血,以及現在手頭的工作,全都化為烏有。

  過往的積累全都沒有了,雷軍只好放棄了編程序,全身心投入到經理人這個角色。由于新同事的小失誤,世間少了一位“雷工”,多了一位“雷總”。

  這一年,從雷軍所在的知春路穿過北京城的中心畫個對角,可以找到34歲的馬云在北京蝸居的潘家園,那時馬云還在外經貿部做國富通公司;從北京往南1949公里,27歲馬化騰還在深圳潤迅公司當著小主管;向東越過太平洋9557公里,30歲的李彥宏還在硅谷山景城種菜。

  而28歲的雷軍,已經是中國著名軟件公司金山的總經理。

  這年還發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:由于雷軍的突出業績,公司獎勵了他20萬塊錢,而雷軍每天忙于工作,也沒有什么花錢的地方,就把錢扔進了股市。結果過半年一看,已經漲到了60萬。

  如果雷軍要想賺錢的話,一條康莊大路似乎擺在他面前,半年3倍的收益率,很難讓人不心動。

  但雷軍卻產生了警惕。他覺得股市來錢太快了,會讓他喪失斗志。于是他馬上從股市抽身,把60萬都捐給了武漢大學。此舉讓他成為武大歷史上畢業時間最短就捐款的學生。

  一心撲在工作上的雷軍,又推出了金山公司歷史上第三款主打產品——金山毒霸。這一次,雷軍不再是那個只會關注技術的工程師,而是已經成長為一個營銷高手。金山毒霸很快就賣火了,成為當時市場上的一個奇跡。而殺毒,也從此成為金山公司的標簽。

  在此期間,雷軍還做了一件重要的事:殺入互聯網。

  早在1996年,雷軍就已經在CFIDO(惠多網,中國最早的網站)上建立了自己的站點:西點BBS,和求伯君、丁磊、馬化騰等人成為最早一批BBS站長。

  1998年,在雷軍的主導下,金山投入50萬做了卓越網。雷軍擔任董事長,由當時中國最大的個人主頁站長高春輝為總經理。

  起初,卓越網是個電腦資訊和軟件下載的站點,發展非常快,但是只有流量沒有變現。雖然金山和聯想聯合向卓越注資了1640萬,但是,高昂的電信寬帶租用費,讓雷軍每晚都惶惶不安。每天早上起床,一分錢不賺,卻要向電信交一大筆錢,這種感覺讓雷軍心里非常沒底。

  2000年,由于發展方向的分歧,高春輝退出,王樹彤和陳年加入,卓越轉型成為電子商務網站,其與阿里巴巴和8848一道,成為中國最早的電子商務網站。

  調整方向后的卓越網迅速崛起,成為國內最大的音像和書籍售賣網站。到年底,公司每天的營業額超過25萬元。

  但是,雷軍沒想到做電子商務會這么燒錢。在金山和聯想的千萬注資之后,卓越網又融了兩輪資,籌到920萬美元,卻仍然捉襟見肘。

  2004年,雷軍發現,網站要維持下去,至少還需要幾千萬美元。而當時,阿里巴巴已經起來,當當網也成為強力競爭對手。美國電子商務巨頭亞馬遜正在尋求進入中國的路子。

  而此時,金山公司也發現了另一個大金礦:網絡游戲。通過推出《劍俠情緣online》,金山賺得盆滿缽滿。雷軍也想收縮戰線,全力把金山做上市,無暇再顧及卓越。

  于是,經過痛苦的思考,雷軍決定把卓越網賣給亞馬遜。一番討價還價后,卓越賣出7500萬美元的價錢,按當時匯率,約合6億多人民幣。

  由于雷軍本人在卓越網占的股權比重沒有披露,所以不知其套現多少。有傳言說雷軍獲利過億,但被他辟謠。另有報道稱雷軍個人占股10%,如果屬實的話,他個人套現有6000萬左右。

  錢是人的膽。哪怕是對雷軍這樣的人物,也不例外。雷軍身邊同事認為,卓越網套現之后,雷軍就比較淡定了。(見《雷軍的宿命》,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12年,作者薛芳)

  不論具體數字如何,我們可以肯定的是,從個人財富層面,雷軍已經實現了自由。



  雷軍并沒有因為實現了財富自由而放棄拼搏。他的心里壓著另一副沉甸甸的擔子。

  早在1999年,雷軍就開始籌備金山上市。在招攬人才和激勵員工時,雷軍也總是拿上市來充當誘惑的胡蘿卜。當時金山的工資在業內屬于偏低的,而工作量是偏高的,同行同職位的工資是金山員工的2-3倍。金山的員工能留下來并保持干勁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由于有股權的激勵。

  雷軍一貫信奉天道酬勤,他自己拼命努力,也帶著金山的員工拼命努力,滿心期待這種超越常人的付出能夠帶來合理的回報,希望自己對兄弟們的承諾能夠盡早實現。

  可是,讓雷軍無比郁悶的是,無論他如何壓榨自己和員工,金山的發展,始終是不溫不火,遠遠達不到上市的要求。

  雷軍越做越沒底,越做越覺得愧對股東、愧對高管、愧對金山每一名員工。越到后來,雷軍心里的愧疚感和負罪感越重。他把自己壓榨到極致,每天只睡四個小時,拼了命地工作,卻仍然無濟于事。

  尤其是2005年,成立5年多的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,市值39.58億美元。看到這家小弟弟級的公司都能順利上市并受到資本市場追捧,很多金山的員工心里都失衡了。面對員工酸溜溜的話,雷軍生氣了,說“你再羨慕,李彥宏能分你一分錢嗎?該干嘛干嘛去,把自己的地種好。”

  盡管如此,雷軍自己內心也充滿著焦慮和嫉妒。他說:“我每天給大家打氣,給大家畫餅,畫到后來你發現負債累累,如果不上市你這一輩子都還不清。”(見2007年《波士堂》節目)

  雷軍帶領金山4次沖擊上市,先后轉戰了香港創業板、深圳創業板、美國納斯達克、深圳主板,都無果而終。

  有一個員工,1999年加入金山,很為上市的夢想而興奮,過年回家就和爸媽講,我們明年就上市啦。結果,說了一年又一年,到最后父母都已經不相信了。

  一直拖到2007年10月,在網絡游戲業務的大力幫助下,金山才終于艱難地登上了香港主板。這一年,離金山創立已經19年,離金山開始籌備上市,已經整整8年。這可能是所有中國IT公司里面最艱難的一次上市。

  雷軍感慨地給員工寫了一封至全體員工信,說道:“一路上有你,苦一點也愿意,一起哭過笑過的兄弟們,讓我們一起舉起慶功的酒杯,一起為我們自己大聲歡呼:我們上市了!”

  但是盡管上市成功,金山和雷軍卻都處于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——金山的市值,實在是太低,只有53億港元。而那時,2004年在香港上市的騰訊已經市值798億港元;晚于金山一個月上市的阿里巴巴市值超過1600億港元。

  與這些后起之秀相比,金山黯然失色。可想而知,金山的高管和員工即使股權兌現退出,金額也不會太高。

  但是不管怎樣,對雷軍而言,他這么多年欠下的債,雖然打了折扣,畢竟是還了。

  兩個月后,雷軍宣布因健康原因辭職,離開了金山。此前他為金山而活,為報求伯君的知遇之恩而活,為投資人和金山的兄弟們而活。

  從此以后,他終于可以為自己活一回。

  這一年,雷軍38歲。

  5

  38歲的雷軍,卸掉了“勞模”的角色,過起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。

  他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,從來不約第三天以后的事情,凡事只約今天和明天。

  賣掉卓越網和金山上市帶來的財富,足以讓他啥都不干也過得非常舒服。

  而他的財富甚至還在驚人地增長——通過天使投資。

  早在卓越網被賣掉之初,雷軍就開始了天使投資生涯。

  2004年,雷軍認識多年的好友孫陶然創業,雷軍說:“你做什么我都投。”二話沒說給了415萬,孫陶然做起了拉卡拉。

  這次投資,正是雷軍投資風格的典型體現:只看人不看項目。他只投自己的熟人以及熟人推薦的熟人,而且只要是看好的人,不管對方做什么,他都會投。

  “你做什么我都投”這句話,雷軍后來對不同的朋友說了一次又一次。李學凌做歡聚時代,雷軍給了410萬;俞永福與何小鵬做UC,雷軍給了400萬;陳年做凡客誠品,雷軍先后給了1億多美元。
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對陳年的投資。

  雷軍和陳年曾經在卓越網共事,對陳年非常認可。2005年,陳年創業,成立“我有網”,雷軍二話不說就投資了。后來“我有網”發展不利,陳年的文人脾氣上來,把公司一扔,自己閉關寫書去了,這一寫就是8個月——那時雷軍剛開始做天使投資不久,急需成功的案例來支撐,而他深深信賴的陳年卻給他這么一個結果。

  雷軍對此沒有半句怨言,而且在陳年不負責任地拋棄公司的8個月時間里,雷軍沒有和他談過一句業務的事情。到書寫完以后,雷軍才和他說:其實,你經歷的這些,我都經歷過。

  2007年,陳年又想創業,找了雷軍和王功權融資。王功權看穿陳年的個性,沒有投。而雷軍一邊替陳年向王功權解釋,一邊自己投資,還幫著陳年四處找別的投資機構。

  陳年成立的新公司,叫凡客誠品,英文名VANCL,其中,后面的C和L,分別代表陳年和雷軍。

  凡客一度非常風光,成為一家炙手可熱的新電商公司,前后融資七輪,估值高達200億人民幣。

  但2013年,凡客陷入種種危機,幾乎倒閉。2014年,雷軍又領投了一億美元給凡客,卻終究沒能拯救它。

  現在,凡客誠品網站還在,但也只是茍延殘喘,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它曾經的輝煌了。

  盡管有凡客這樣先成功后失敗的案例,雷軍投資的戰績還是非常驕人的。2012年,歡聚時代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,目前市值350億人民幣;2014年,UC被阿里巴巴收購,價值為50億美元;2019年,拉卡拉上市,目前市值280億人民幣。作為天使投資人、占股在10%-20%的雷軍,賺得盤滿缽滿。

  除了這些案例以外,雷軍還有好大夫在線、迅雷、樂淘網、獵豹移動等很多其他投資,也都獲益豐厚。其所投公司遍布中國互聯網圈,后來,人們用“雷軍系”來指代這些公司,與“阿里系”、“騰訊系”并列為中國互聯網市場三大勢力圈——這三個系里面,只有“雷軍系”是用個人名字來指代,其他兩個都是用公司。

  在退休老干部的閑暇日子里,除了投資以外,雷軍還用了大量時間思考自己在金山16年的得失。他生命中第三個重要的“頓悟時刻”到來。

  雷軍最大的困惑是:自己能力不可謂不強,進入行業不可謂不早,工作不可謂不努力,部下不可謂不團結,可是最終奮斗的結果,為什么就是比BAT等后起之秀差那么多呢?

  他心里非常不服氣,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來參悟這個問題。

  最終,雷軍想明白了:凡事要順勢而為,不能逆勢而動。

  他說:“金山就像是在鹽堿地里種草。為什么不在臺風口放風箏呢?站在臺風口,豬都能飛上天。”

  與此同時,20年前被《硅谷之火》點燃的理想,又再次浮現在雷軍的心頭。雖然他把金山做上了市,個人早已成為億萬富翁,做天使投資也極為成功,但是,那個“想要建立一家偉大的公司”的夢想,卻依然那么遙不可及。

  未來再做什么?

  這個問題成為那段時間雷軍每天思考的重點。

  到2009年下半年,雷軍終于思考明白:未來最大的勢,是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。

  雷軍決定做手機。

  盡管確定了要做手機,但是以什么樣的方式切入,卻是一個問題。

  當時的雷軍,雖然不算中國企業家里面的頂級大佬,但也算是功成身退。而做手機卻是一個難度很高、“外行勿入”的行業,失敗的概率非常大。

  對雷軍而言,如果失敗了,會很丟面子,這是他不可接受的。

  雷軍最初想的,還是以投資的方式。當時,魅族的M8手機橫空出世,雷軍非常看好這家公司,就請珠海開發區的領導介紹,認識了魅族的老板黃章。

  黃章也是一位奇人。高一時被學校開除,又被父親趕出家門,外出打工。

  2002年,黃章用10萬元打工積蓄,創立了魅族,先是做MP3,再iPhone出來后,黃章敏銳地覺察到智能手機的巨大商機,便轉型做智能手機,2009年2月,魅族M8上市,風靡全國,雷軍也成為魅粉的一員。

  雷軍是圈內成名大佬,他主動上門結交,黃章自然熱情回應,兩個人一度好得如膠似漆。雷軍隔三岔五就去黃章那里喝可樂,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。黃章把做手機的所有知識和經驗都向雷軍毫無保留地敞開。

  可是后來,雷軍對黃章提出的給核心高管分股權的建議沒有被黃章接受,讓雷軍覺得黃章格局不夠大;雷軍介紹一個超級牛人加入魅族,也被黃章拒絕。雷軍決定不投資魅族了,直接自己干!

  后來,黃章認為受到了雷軍的欺騙和背叛,成為了雷軍的仇人。他認為后來雷軍公司做的軟件和手機,都是抄襲了他的。雷軍百口難辨,索性閉口不言。這是后話。

  雷軍決定自己干之后,就開始了組建團隊。他找的第一位搭檔,就是之前想介紹加入魅族的林斌。

  林斌是廣州人,中山大學畢業后到美國德雷塞爾大學留學,后來加入微軟,參與籌建了微軟亞洲工程院,2006年被李開復挖到谷歌,成為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四大副院長之首。

  2008年,雷軍到谷歌中國談UCWeb和谷歌合作事宜,在李開復介紹下認識了林斌。倆人一見如故,經常從中午聊天一直聊到凌晨兩三點。

  林斌當時想自己出來創業,做一款音樂產品。雷軍說,音樂就別自己做了,我們投點錢讓別人做就行,不如一起干一票大的。

  2009年10月,雷軍和林斌正式談妥,一起做手機。

  為了照顧雷軍怕失敗了沒面子的虛榮心,雷軍藏在幕后,號稱是投資人,由林斌在前臺負責對外的溝通。倆人分頭找人組建團隊。

  雷軍挖來了自己在金山的得力干將黎萬強;林斌也找了原來微軟的舊部黃江吉。

  拉攏黃江吉的過程比較戲劇性,當時他們只是聊天,也沒有細談創業的計劃,但黃江吉隱約猜到這倆人在謀劃一件大事,他說:不管你們要做的事情是什么,反正算我一份。

  其后,林斌又找了原來在谷歌的下屬洪峰。雷軍和洪峰見面時,與其說是他面試洪峰,不如說是洪峰面試他。洪峰問了幾百個問題,把雷軍搞得焦頭爛額,一度讓雷軍懷疑自己可能通不過面試。

  雷軍、林斌、黎萬強、洪峰、黃江吉,就是小米公司最早的創始人。若干年后,他們五人都將位列福布斯富豪榜,每個人身家都超過10億美元。

  起初,他們想把理想中的手機命名為“紅星手機”,但是去工商注冊的時候,發現“紅星”兩個字注冊不了;后來有個合伙人的太太說,能不能起個“白米飯”這樣的名字,大家喜聞樂見。

  雷軍聽進去了,他把大米、小米、紅米、黑米等名字的寓意、域名、商標等都查了個遍,最后決定,就叫“小米”,正好寓意“小米加步槍”的創業奮斗精神。

  去工商局注冊時,工作人員看著“小米科技”四個字,“聰明”地猜到了公司的主營業務,說“你們是搞農業科技的吧?”

  2010年4月6日,北京銀谷大廈807房,小米公司正式開張。黎萬強的父親用電飯鍋煮了一鍋小米粥,雷軍親手給每人盛了一碗,大家拍照留念后,干杯一飲而盡,開工。

  此后,又陸續有劉德、周光平等一批大牛加入小米。可以說,小米創業團隊之豪華,絕對稱得上是中國創業公司之最。

  除了人才以外,小米的資金實力也是所有創業公司里面最強的。雷軍本身就不缺錢,而且他要創業,一定會有無數投資人追著投。但他沒有隨便找投資人。

  起初,雷軍本來想全部自己出,但是考慮到其他合伙人的感受,還是決定引入風投。他給晨興資本的劉芹打了一個電話,一直從晚上9點談到第二天早上9點,向劉芹講述自己的理想和對公司未來的設想。

  其實,劉芹當時問了兩個關鍵的問題,雷軍都沒法回答清楚:你為什么要做手機?你憑什么認為你能做成手機?

  但是,出于對雷軍本人及團隊的信任,劉芹還是慷慨地投資500萬美元——對于天使投資來說,這是非常大的一筆錢。

  晨興的500萬美元,再加上雷軍和其他合伙人的投入以及員工持股的資金,讓小米從一開始就沒有遇到過缺錢的問題。對其他創業者來說生死攸關的融資問題,在雷軍面前如呼吸一般簡單。

  這里面還有一個小插曲:雷軍剛開始在小米占的股份并不多,在他向林斌等人承諾,小米將是他的最后一次創業,他一定會全力以赴時,林斌疑惑地問:你是認真的嗎?你在小米的股份還沒有在YY(即歡聚時代)多呢。

  雷軍才恍然大悟道:“哎呀,我沒想,不然我再買一些回來吧。”于是,雷軍又追加了3900萬買回一些股票,這才讓自己占股超過了其他合伙人。(見《雷軍豹變》,2014年首發于《人物》雜志,作者吳達)

  如此兵精糧足的小米,如同一頭巨鯨扎進中國市場,將掀起一股顛覆世界的滔天巨浪。

  不過,小米一開始推出的迷人瀏覽器、小米司機、小米讀書等APP,市場反應卻一般。后來,雷軍說這些都是練手用的,也不知是對失敗的一種粉飾,還是真的就是做著玩兒的。

  8月16日,小米第一個重磅產品終于出爐,這是一款基于安卓的第三方手機操作系統,小米將其命名為“MIUI”。MIUI的用戶數迅速上漲,為小米公司積累了第一批忠實粉絲。

  12月10日,小米上線了一個石破天驚的產品:米聊。

  米聊是中國第一款專為手機設計的社交APP。那時,騰訊雖然憑借QQ依然稱霸網絡社交,但QQ主要應用于電腦上。蓬勃發展的智能手機,還沒有一款專門的即時通信工具。

  在米聊發布之前三個月,雷軍曾經發過一條意味深長的微博:

  “騰訊已經成就了一代霸業,但強大如羅馬帝國、強大如大秦王朝,都有衰落的一天,這是自然規律。關鍵點在騰訊會因為什么原因、會在什么時候衰落,這值得我們大家琢磨!這就是我們創業的機會。”

  米聊,就是雷軍交出的答案。這將是一個顛覆騰訊的革命性產品。

  雷軍說,臺風來了,豬都能飛。小米這頭“豬”,在米聊橫空出世以后,已經占據了移動社交這場超級臺風的最佳風口。

  當然,如果騰訊反應夠快的話,憑它在社交領域多年積淀,是可以反敗為勝的。但是雷軍在深圳的眼線告訴他,騰訊的反應沒那么快,他們有3個月的先行時間。

  雷軍放心了。在米聊發布后的慶功宴上,他把情報告訴了團隊,讓大家也放心,然后開懷暢飲。

  他沒有注意到,在離騰訊深圳總部90公里外的廣州TIT創意園,多年前他曾經錯失的張小龍,也正在帶領一個12人的小團隊緊鑼密鼓地開發一款產品。

  一個月后,張小龍的產品上線了,名叫“微信”。

  后面的結果,大家都知道了。微信所向披靡,米聊丟盔棄甲。最后,騰訊依然是不可撼動的社交之王。而米聊,只是被騰訊戰車碾過的一具尸體。

  在米聊被微信碾壓的同時,讓雷軍和小米更加頭痛的事情,是手機制造的停滯不前。

  雷軍原本以為,有人有錢,做手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沒想到,真正做起來,卻千難萬難。

  其中最難的,是如何搞定供應商。供應商里面最關鍵的,又是芯片和顯示屏。

  由于涉及到研發周期、生產排期、庫存管理等多方面的制約,手機配件供應商通常更愿意和成功者合作。一些供應商要決定是否與新的手機廠商合作,要看對方三年的銷售情況。而小米一無所有。

  雷軍使勁了渾身解數,用盡了所有的人脈關系,整整談了3個多月,才終于搞定了高通公司,解決了芯片供應問題。

  而顯示屏,又是另一個大難關。

  2011年,日本發生了3.11超級大地震,地震引發了劇烈海嘯和嚴重核泄露。僅僅兩周后,雷軍就帶著團隊飛到日本,就是為了能夠感動屏幕供應商夏普公司。這一招果然見效,后來,夏普同意向小米提供顯示屏。

  2011年4月,小米第一臺手機終于問世。從那一刻起,雷軍知道自己成功了,他不用再隱藏幕后了。

  7月,雷軍帶領創業團隊高調亮相,向世人驕傲地公布,他不僅是小米的投資人,更是創辦者和CEO。同時,雷軍正式宣布:小米將進軍手機市場。

  2011年8月16日,在MIUI發布一周年紀念日,北京798藝術中心,小米手機發布會在這里舉行。蜂擁而來的MIUI粉絲把場地擠得水泄不通,一度連要上臺演講的雷軍都擠不進去。

  雷軍身穿黑色T恤和深藍牛仔褲,這一身完全模仿喬布斯的著裝,給他帶來一個“雷布斯”的外號。在PPT上,雷軍展示了小米手機和HTC、三星、摩托羅拉、LG等手機的參數對比,引起現場800多人一陣陣的驚呼。

  最后,雷軍問:這樣的手機,應該賣多少錢呢?

  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5000”。

  人群笑了,雷軍也笑了。然后他在大屏幕上投出了小米的價格:1999。

  觀眾瞬間被點燃,歡呼聲幾乎把屋頂掀翻。一位記者擦了擦濕潤的眼睛,感嘆道:這都哪兒請來的托啊,太敬業了。(記者原話出處:《移動互聯網十年》,見獵云網,作者顏西龍。前面描寫的動作是開玩笑的,請勿當真。)

  發布會還播放了一段視頻:一群油膩的中年男人,把手里的蘋果手機狠狠地摔到地上,高聲喊道:“我們要小米。”他們正是雷軍曾經投資過的孫陶然、俞永福、陳年等人。

  更加讓人耳目一新的是,小米采取了全新的互聯網售賣模式。

  小米沒有一家線下店,沒有一個線下促銷人員,所有手機全部通過網絡預訂和發貨。這開創了中國手機產業的先河。

  小米手機獲得了空前的成功,12月18日正式開售時,30萬臺小米手機5分鐘就被搶光,創造了蘋果之外手機銷售的新記錄。

  這一戰,也讓世人驚艷于雷軍的營銷天才,原來這位曾經的技術狂人,在營銷上的天分,居然也如此之高。

  此后,小米開始高歌猛進。

  2012年3月,小米手機出貨量突破100萬。2012年全年,小米賣了790萬臺。

  毫無疑問,這回雷軍是真的踏對風口了。

  志滿意得的他,開始了以雞湯導師的身份傳道授業,提出了創業和創投七字訣:極致、專注、口碑、快。

  這個七字真言似乎非常管用。小米繼續創造著奇跡。

  2013年,小米推出了799元的紅米手機。這一招直接終結了中國的山寨手機。此后,山寨手機廠商要么轉行,要么死亡。

  2014年,小米手機出貨量達到了驚人的6112萬臺,在成立短短4年后,小米手機出貨量就成了全國第一。

  這一年,雷軍45歲,他終于拿到了夢寐以求的冠軍。

  在小米手機登頂的同時,小米還建立了龐大的生態鏈。小米手環、小米電視、小米盒子等相繼問世。

  2014年12月,小米獲得11億美元的E輪融資,估值高達450億美元。

  至此,小米成為人類商業史上最快做到450億美元的公司。

  但是,巨大的危機也隨之而來。

  如果說其他手機面臨的問題是賣不掉,那么小米面臨的最大問題,就是缺貨。

  無論小米怎么加大力度生產,還是跟不上銷售的節奏。小米也因此被稱為“饑餓營銷”,網友嘲諷小米是“PPT手機”。

  到2015年,供應鏈問題徹底爆發。由于小米的高管傲慢無禮,得罪了三星等重要供應商,導致小米手機出貨量的增速銳減。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林斌認為2015年能增長50%-100%,雷軍保守一點,把目標定為8000萬-1億臺。但實際結果是,當年只賣掉了7100萬部,增速只有16%。

  2016年,雷軍撤換了主管供應鏈的周光平,自己親自抓供應鏈,4次到三星總部賠禮道歉,終于把關系挽回。

  但是,雷軍的努力為時已晚,當年,小米銷量暴跌22%,只有5542萬臺,排名也下降到全國第五。

  對雷軍和小米而言,情況十分危機。因為自從手機誕生以來,還沒有一個哪個手機廠商在銷量暴跌之后還能東山再起的。

  雷軍帶領團隊進行了反思,認為是因為此前跑得太快,基礎沒有打牢。于是開啟了“創新+質量+交付”三大攻堅戰。

  雷軍放棄了完全依賴互聯網賣手機的做法,向OPPO和vivo學習,大力開拓線下渠道,雷軍還專門跑到四五線城市和小縣城,到手機門店向店老板取經。2017年,小米開出了300多個小米之家。

  同時,小米還大力開拓海外市場,超越三星成為印度第一大手機品牌。

  在多管齊下之下,小米手機終于重新上漲,2017年達到了9141萬部,位列全球第四,僅次于蘋果、三星和華為。2018年,小米手機首次突破一億,達到1.19億臺。排名仍為第四。

  雷軍創造了手機銷量下跌又重新逆轉回升的新歷史。

  而在其他戰場上,小米的電視、充電寶、平衡車、空氣凈化器等也相繼成為市場第一。

  2016年兩會期間,雷軍曾信誓旦旦地說,小米五年內不考慮上市。

  當時的小米正處于內憂外患之中,也難怪雷軍如此不自信。

  但是到2017年,形式逆轉,雷軍又開始意氣風發起來。根據網易科技記者崔玉賢報道,該年11月,雷軍與投行人士接觸,提出了一個市值目標,并得到投行認同。

  這個市值目標,數額是令人咋舌的2000億——美元!(見《【獨家】小米2018年下半年IPO雷軍想要2000億美元估值?》,首發于網易科技,作者崔玉賢)

  這個數字,是“百度+京東”市值的兩倍。

  2018年5月,小米正式向港交所遞交公開招股書,僅僅兩個月,小米就成功上市了。

  上一次,雷軍帶著金山從珠海走到香港交易所,披荊斬棘,60公里的路,整整走了8年;而這一次,從北京到香港1950公里的路程,雷軍扛著小米,2個月就走到了。

  豬踏上了風口,飛得就是快。命運逆轉之奇,也不能不令人慨嘆。

  港交所甚至為小米而改變了規則。此前,在香港上市的公司,不能享受“同股不同權”的待遇,為此,百度放棄了在香港上市,阿里巴巴也從香港退市轉而到美國上市。從小米之后,香港終于也可以采用A、B股的形式了。

  不過,世事沒有完美,小米上市當天,股價就下跌,最后以破發收盤。當日市值離2000億美元相差太遠,只有479億美元(3759億港元)。

  雷軍在上市致辭時,一度哽咽難言,不知是因為激動,還是因為惋惜破發。

  不過,他還是對小米充滿信心,說道:“我們要讓今天買小米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。”

  但是,現實再次狠狠地打了雷軍一巴掌。

  上市后,小米股價一路下跌,從上市當天的16.8港元下降到今天(2019年9月19日)的9.14港元,上市當天買入的人,不但沒有賺一倍,反而虧了46%。小米的市值,也從3759億港元(479億美元),一路下跌到2194億港元(280億美元),比百度和京東,甚至拼多多和網易都差一大截。

  2013年,當小米正在迅猛崛起之際,雷軍自信心爆棚,在央視的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頒獎典禮上,向格力的董明珠發起挑戰,說五年之后小米要超過格力,可以打賭一塊錢。

  董明珠不屑地回應說,賭一塊錢有什么意思,要賭就賭10個億。

  2018年,小米功虧一簣。董明珠贏了,雷軍輸了。但是賭注沒有兌現。

  雷軍是個好勝心極強的人。據金山的前員工姚東透露,雷軍在年會上玩游戲輸了,千方百計要求玩第二把,非要贏回來不可。有次打乒乓球遇到高手,打輸了,郁悶很久。(見知乎問題《有哪些關于雷軍的趣事》,回答者姚東)

  2019年9月18日,在網易科技的《致前行者》節目中,主持人楊瀾問董明珠,像雷軍那樣的企業家,你能從他那里學到什么嗎?

  董明珠笑笑說,學他的互聯網思維搞營銷,把股價從17塊搞到8塊了。

  不知道好勝心極強的雷軍,聽了是何感想。

  雷軍生于1969,今年已經50歲。

  雷軍聰明、厚道、勤勉、學習能力強、情商高,這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但是,這些卻沒能幫助他達到目標。

  這一生中,他一直在努力,一直都在追求成為第一。

  但是,從小學到大學,從金山到小米,他永遠只能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考中拿到第一,一到關鍵的大考,就落后于人。

  他的遠超常人的努力,常常達不到他想要的效果。曾經因為不能順應時勢,把自己累到疲憊不堪,卻眼睜睜看著馬云、馬化騰、李彥宏等后起之秀超過自己。(從年齡上他們差不多,但是從行業輩份上,雷軍和求伯君是一輩,馬云等都是后輩。)

  一直到最后,抓到了智能手機這個風口,才終于飛起來。

  但是,如同馬云諷刺的:臺風來了,豬能飛起來,如果風停了,豬不就被摔死了嗎?

  他拼命追求第一,卻每每事與愿違。雖然在做手機之后,曾經短暫拿到過第一,但是卻馬上又失去,現在已經遠遠被華為甩在身后,差距之大,令人絕望。

  從公司的市值上,他曾經以為可以和騰訊和阿里并列,成為中國市場的第三極。結果卻連前六都進不去。

  不過,從小到大,雷軍一直在不斷進化。他曾經有過三次失敗,也有過三次頓悟。每次失敗后的頓悟,雷軍都有一個大的飛躍。

  從三色公司到金山,是一個飛躍;從盤古金山到劍俠金山,又是一個飛躍;從金山到小米,更是一個大的飛躍。

  小米未來也許會遭遇更大的坎坷。但是,誰能說,這不是雷軍再一次進化的契機呢?也許雷軍能迎來第四次頓悟和第四次飛躍?

  2019年,小米已經進入了《財富》評比的世界500強,是世界上最年輕的500強公司。

  從1987年第一次看到《硅谷之火》,已經過去22年。雷軍離建立一個偉大公司的夢想,從遙不可及,到現在已經伸手可及。

  對現代人而言,50歲,還年輕的很。

  未來的小米,能成為世界50強、甚至5強的企業嗎?

  作者: 何加鹽 來源:億邦動力網


為您推薦

欄目導航

三剑客和女王APP 竞彩比分冷门秘籍 欢乐麻将可以4个人一起玩吗 胜平负 足球比分直播皇冠比分 天津市十一选五走势 棒球比分几比几声 手机打麻将发红包游戏 500足彩即时完整比分 欢乐麻将豆出售平台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w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计 巴西对战德国比分预测 麻将领微信红包 雪缘园即时比分园 单机麻将 全集 安装